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黑板报 >

台湾的同学我喜欢你们

2021-12-04 22:04      点击次数:

有天晚上睡不着觉,我拿着校园卡窜入图书馆24小时悦读区。我早就想要看看到底有多少不要命的同学,在此潜心苦学,这大半夜的不料,深夜1时30分,我却发现仍有不少的台湾同学在此奋战。 记得和台湾同学一起上西班牙语课,当我还在支支吾吾尴尬地猜着这数字是6

  有天晚上睡不着觉,我拿着校园卡窜入图书馆24小时“悦读区”。我早就想要看看到底有多少不要命的同学,在此潜心苦学,这大半夜的……不料,深夜1时30分,我却发现仍有不少的台湾同学在此“奋战”。

  记得和台湾同学一起上西班牙语课,当我还在支支吾吾尴尬地猜着这数字是60还是70的时候,他们居然早就做好功课胸有成竹了,惊叹之余,无“颜”以对。

  某次看着自己不尽满意的笔记,我正犯愁,“如果有需要的话,我可以把我的笔记给你一份哦。今晚发给你,我把它整理成电子版的了。”台湾同学咯咯的笑声,消除了我的困扰。

  我的台湾同学在学习上的努力,甚至近乎贪婪地投入,不仅纠正了我一直默认他们只会享乐不爱读书的错误判断,在学习上的共享互惠,一同进步的良好的竞争气氛,令我自惭形秽。

  迫于转换学分的压力,每周要到商学院去上令我感到最无力的人力资源管理课,虽然老师讲的真的很好。可我偏偏不喜欢这种课程──以高效管理掩盖对人性无情遏制,不断寻找探索不至于使工人群起而攻之的压榨极限点,研究怎样有效安抚被压榨的愤怒。

  这表面上充满人性却毫无人性可言的人管课,还要求去访问两个企业,做两份报告,还有一个期末大报告。一切对我来说,都是那么的陌生和力不从心。

  访企业,先要联系企业,当大家都在拼命想自己的人际网络上到底有哪家企业愿意让我们访问的时候,我这个从海峡对岸漂来的家伙,只有无奈地盯着大家干着急,自己什么都帮不上忙,在商科上自己又是个门外汉,即便在写报告上,也只能帮忙找资料写公司简介等无关紧要、人人都能做的杂活,至少在这门课上,我都觉得自己在无用地悠闲混着,贡献极小,顶多在精神上贡献一下,在报告时站在前面顶顶人气,在书面报告上占个名额充人数。

  即便这样,和我一组的同学们总是想办法让我觉得自己的存在很有必要,恰如其分、略带包容的分工,让每个人都各司其职,成熟的包容,让事情和谐美妙。